<track id="rlrfk"></track>

      1. <ruby id="rlrfk"></ruby>
        <mark id="rlrfk"></mark>
        
        <output id="rlrfk"></output>

        <noframes id="rlrfk"><small id="rlrfk"><option id="rlrfk"></option></small></noframes>

        1.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讓世界成為孩子的課堂

          作者 |?馬蔚、Vivi?

          授權自 :閱讀第一(readfirst)

          這個時代不缺牛娃。甚至可以說,“別人家的孩子”簡直有點太多了。有些牛娃是天賦異稟,有些則是普娃逆襲,一朝成名。作為父母,我們總是更關心牛娃背后有著怎樣的“神秘”推手,畢竟一個牛娃的誕生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最近,我認識了一位超級令人欽佩的爸爸——馬哥。他的女兒小名叫馬小壯,聽上去像個男孩子的名字,而生活中的小壯或許真的比很多男孩還要“男孩”。

          馬小壯很特別,她的行事風格與興趣愛好都不似傳統女孩。

          即將年滿十周歲的她在國內一所公辦小學讀四年級,除了平時喜愛讀書、畫畫和交朋友外,她還熱衷于攀巖、登山、野行、長跑、游泳、帆船等戶外運動,小小年紀就參加馬術定級賽、帆船賽、攀登哈巴雪山、負重穿越大別山無人區、在太平洋上航海等等。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除漢語和英語外,小壯正在學習西班牙語并將在11月參加DELE考試(相當于英語的雅思或托福),她同時也在自修法語和練習中英文書法。新學期開始,小壯每個周日會去書城社會實踐半天,為讀者服務,另外她在學校還組建了課外英語俱樂部召集同學們參加,與小伙伴們一起進步。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這樣一個特別的女孩還很愛寫作,愛天馬行空地想象,小小年紀已經自寫自畫發表了一部17章英文魔幻小說?The Three Wishes?。暑假剛過,她寫的英文游記又是另一本足以出版的體量。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小壯的第一本小說,The Three Wishes(《三個愿望》)。)

          而正是這個在別人看來 “不走尋常路”的女孩,在她的爸爸眼中,或許只是順其自然的教育結果。

          以下內容根據對馬哥的采訪記錄整理。

          其實這篇文章不是介紹如何進行少兒英語啟蒙,而是關于如何培養孩子的思維、性格、習慣,關于怎么滋養孩子獨有的精氣神。不過既然說到了這部小說,那索性從這里開始。

           

          關于英語

          “讀完這本小說,我知道她的英文思維已然成形?!?/strong>

          小壯的第一部原創英文小說《三個愿望》已經發表,原本計劃在剛過去的暑假里把第二部小說《迷失的世界》(《三個愿望》的姊妹篇)草稿給擬了,但事實證明,一整個暑假,開車大幾千英里,前后游歷美國七個州,去航海、去登山,自然、人文、歷史、科學的書讀了不少、展覽看了不少,活動也參加了不少,根本沒時間去編故事。

          其實,寫小說這件事完全是個“意外”。當初小壯的外教老師布置了一份作業,“你在閣樓上發現了神燈,可以許三個愿望,你想許哪三個,為什么”,要求寫6句話,至少用到5個副詞。

          這對她來說當然是簡單的,落筆即成,但我倆卻不知不覺進入了討論這6句話的過程。本來只是一個很簡短的課后寫作小練習,但通過對情節和人物的一步步勾畫,最后竟然擴展出了一部小說。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馬爸給小壯的小說作序節選,詳細介紹了小說創作的過程。)

          最終小壯寫出來的內容讓我驚訝,文中的詞匯選擇和句子表達確實很地道準確,就是說她在用英語寫英語,而不是把漢語故事在腦中編譯成英語后再落在紙上,這就是我們常說的英語思維吧。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小壯寫作筆記中的一頁)

          之所以能做到這樣,我想與她平時從大量原版紙質書、音頻書和影視作品中所獲得的積累密切相關。以前小壯也常寫一些小短篇、畫些卡通書,我向來不以為意,但這樣的長篇是第一次,也正是在這部長篇完成后我才了解到她此前的輸入竟然如此豐沛。

          小壯的英語啟蒙較早,從她一歲多開始我就在日常生活中用英語和她說話。想想那是八年前了,當時能參考的理念和方法不多,能獲得的資源也有限,算是我們摸著石頭過河。

          回想起來,小壯小時候其實并沒有像現在的孩子那樣讀過很多繪本,她只是看了一些以趣味為主的圖畫書,之后讀了十幾本薄薄的橋梁書,再到五六本《神奇樹屋》之類的初級章節書,之后便開始讀各種厚厚的大書了。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這個過程聽起來有點匪夷所思,好像她不是在走,甚至不是在跑,而是在跳,也許是個例吧,但確實就是如此。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關于思維

          “書本只是媒介。我希望她從獨立閱讀,走向獨立思考?!?/strong>

          表面上看來似乎小壯一開始的知識攝入不夠,缺乏滋潤,其實相反,她的攝入遠不止這些,得到的滋潤也豐富得多,因為比起書本本身的內容,我更看重延伸。我倆會一邊讀書一邊討論,天馬行空想到哪就說到哪,而這個美妙的過程又是非常好的去了解女兒思路、培養并激發她想象力,以及不著痕跡地給予她教育和引導的機會。

          比如一本幾十頁左右關于恐龍的小書我們可能要花兩個星期來完成,我們會從恐龍聊到火山、流星,動物、植物,甚至外星人等等,當遇到不了解不確定的內容時我會去找資料,陪她看紀錄片等。

          記得我問過她,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恐龍的滅絕,如果真是因為那顆隕石,為什么當時地表最強大的物種至此消亡,而其他生物卻能得以延續?人的起源真的是猿嗎?至少對于這類問題我是沒有結論的,但就算小壯給的答案“讓人下巴掉地上”我也會為她鼓掌,因為那是她的思考和分析。

          現在小壯的閱讀量非常大,范圍非常廣,涉及天文地理、人文歷史、小說傳記等等,她沒有好惡,一概來者不拒,電視則尤其喜歡看紀錄片。

          她每每完成閱讀后,我會先裝作對內容一無所知,請她當小老師,說說哪個情節和哪個人物,或是科普類書籍/紀錄片中哪類介紹令她印象深刻,為什么等等,繼而根據她所描述的細節再進一步延申。

          我特別喜歡和她討論并傾聽她的理解和判斷,其實很多問題并沒有唯一答案,重要的是去思考分析后給出自己的結論,并且這個結論需要她有證據來支撐。

          去年暑假里她已讀完了《荷馬史詩》,今年暑假又把音頻書聽了兩遍(兒童版近5小時,成人版近26小時)。我讓她自己去網上搜索古希臘地圖,對照著看看地理位置和各鄰國分布,然后給她出了一道題:特洛伊戰爭爆發的原因是什么?

          小壯脫口而出,“是因為眾神爭搶金蘋果,然后Paris王子偷走了Helen”。我說那還是書里說的,你自己認為呢?接著連問了三個問題讓她放一塊想:

          1、希臘、特洛伊和其他周邊各國各城當時是怎樣的狀態?

          2、阿伽門農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3、為弟弟報了仇后他退回希臘了嗎,還是繼續占領著特洛伊?

          小壯仔細想了想,說特洛伊是當時唯一還沒有被希臘征服的城市、阿伽門農最大的心愿就是要征服所有鄰邦、他最后沒有退回希臘而是繼續占領著特洛伊,所以為弟弟報仇要去搶回Helen不是原因,只是一個借口,為攻打特洛伊找借口。我問如果沒有Helen這件事來做為原因呢?小壯說阿伽門農會找其他借口。

          這是個例子,說明我和小壯日常交流的方式,即提出問題,自己思考,不說答案,兩人探討,無謂對錯,審辯就好。

          又比如曾經我問小壯為什么在世界不同地方和不同時期人們都有這樣那樣的神話故事,她說“因為古時的人們都希望知道世界是如何起源的,和人是從哪里來的”。這個答案不是憑空想象,而是從她讀過或聽過的那些希臘、羅馬、埃及、北歐和阿拉伯神話的紙質書和音頻書后自己的總結。我為她鼓掌!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小壯馬上就要九歲半了,想來最讓我感到欣慰其實并不是什么她寫了英文小說、能或深或淺地說三四國語言、攀登哈巴雪山、負重穿越大別山無人區以及參加各種考試或比賽取得好成績等等,真正讓我感到欣慰的是看到她身上正直、勇敢、堅韌、有愛和富同理心這些特質正在慢慢養成,形成她獨有的精氣神。

          我相信所有的經歷、學習、訓練、磨礪等等這些可看可說的都是媒介,都是過程,目的是為了培養良好的思維、人格和習慣。現在小壯身上審辯思維(Critical Thinking)的雛影開始逐漸顯現,她可以也習慣于對相同事物站在不同角度看待進而得出不同的結論。

          譬如她能認識到,刀既可以用來切菜,也可以用來傷人,刀本身沒有好壞之分,真正造成不同結果的是使用者。又如剛才所說的特洛伊戰爭發生的原因,她正逐步學習著對待一項事物能透過表象看本質。

          在Roald Dahl的故事《了不起的狐貍爸爸》里,三個地主無論在情節還是插圖上都被臉譜化了,我們直接接收到的信息就是他們是壞人,但其實他們是受害者,自己的財產被狐貍偷了,當然要想盡一切辦法去保護。

          所以說,你的判斷和結論出自于你站在哪個角度去理解分析,看到一件事物的不同切面,對一個十歲不到的孩子來說其實并不容易。

          關于行為習慣

          “一個有原則的孩子,不是夸出來的,而是潛移默化,是身體力行?!?/strong>

          小壯是個很有自己獨立思維和判斷的孩子,就是俗話說的不會“隨大溜”,她有著非常明確的行為準則。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比如“紅燈停,綠燈行”,她并不會因為看到他人闖紅燈了就跟著,因為除了自身安全因素外,她知道如果大家都遵守規則,那對所有人都方便;

          出門在外,尤其是進行一些戶外活動時,她會盡可能把看到的垃圾撿起來,自己的垃圾當然一定隨身帶走,她很有環保意識,希望成為一份子來共同維護地球環境;

          她開門后會看看前后,如果有人從近距離走來,她會扶著門方便他人進出,不論別人是否對她說謝謝;

          等等等等……

          我不需要去刻意表揚或獎勵她做這些事情,我想讓她知道,做這些不是所謂對的或好的,而是像起床刷牙那么自然。

          在她小時候遇到這樣的場景時我都會告訴她為什么我們要這樣做,那不是說教而像是聊天,當然除了語言之外,更重要的是我們做父母的身體力行。

           

          關于陪伴

          “我能陪伴她的這段時期,是給她足夠的底氣和安全感,面對未來的各種挑戰?!?/strong>

          都說所謂最好的教育就是陪伴,我完全贊同。其實,從人的一生跨度來看,我們真正能陪伴孩子的時間非常短,但恰恰是這段不長的時間,對他們今后成長與發展有著極為關鍵的影響。

          第一,我所理解的陪伴并不是要時刻在孩子們身邊貼著,而是多觀察,多了解,多交流,以及父母的言傳身教。

          就我個人而言,除非出差,我總是盡最大可能地去接小壯放學。這一路上是非常開心的過程,我們會聊學校里的事,聊她在一天中遇到的各種問題,聽她的分析判斷和處理方式等。我常常問的兩個問題是“你怎么想呢?”和“你認為該怎么做?”。

          孩子們有他們的理解和判斷,在交談的過程中你能得到很多信息。我從不會直接說這樣是對或錯的,我會說如果換某某方法呢或某某角度呢?讓她思考去引導出某某結果,然后自己再判斷。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第二,我所理解的陪伴是更多層面,即更多深度與廣度的參與。

          比如上面是說日常的生活與學習陪伴,那運動和玩耍時呢?說實話,我是個懶人,標準宅男,以前要是有人邀請我去戶外運動,我怕是都會說你去吧,我在哪哪等你,喝杯茶讀本書多輕松愜意啊,可為了小壯我發現我真的變了。

          一是我愛和小壯在一起,看著她成長變化的那些小細節,細數她走過的那些小腳印,二是給她鼓勵和支撐,讓她知道無論前面的困難有多大,爸爸都會在身后,這就是安全感,是迎接挑戰的底氣。

          去年11月,小壯、我還有我們的戶外教練老師三人穿越大別山無人區,小壯全程負重7.4公斤,兩天跋涉40公里,翻越19座山峰,成功到達目的地。老師在中國登山界非常資深,他說這事在業內是不會有人相信的,都會認為是天方夜譚。小壯全程中四次到達體力極限,她一次次突破,就這么走下來了,那時她正好8歲半。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今年2月我們三人去攀登哈巴雪山,因小壯高山反應嚴重,我們沒有登頂,在4321米處下撤。那段經歷無法在這以短短幾行字描述,在開始攀登前我其實擔心的不是小壯是否能上去,而是如果我高反嚴重無法前行要先行下撤的話,那對小壯的心理會有直接影響。但還好,那天凌晨無論她走了多高多遠,我一直在她身邊。

          小壯是個內心極其強大的孩子,這個強大都來自于平日的點點滴滴,最終匯聚到骨髓里,融入到血液里,成為她的新基因。

          所以我認為陪伴不是時間長短的問題(當然長和短肯定是有區別的),重要的是怎么陪伴,孩子和你交流得越多,你對他了解得就越多,也就會更精準地為他提供引導和幫助。孩子和你互動得越多,她就越有安全感,越敢于嘗試和挑戰。

           

          關于“佛系”

          “真正的佛系教育,是父母做到內緊外松,激發孩子的內驅力?!?/strong>

          說個大家可能不相信的事:自小壯上學以來直到現在,我一次都沒有問過她考試成績,當然這不表示我不關心,我只是不去問她分數而已。

          每當當天有考試,她放學出門時我都一切如常,問問今天在學校感覺怎樣,邊問邊會觀察她的狀態。以前還小的時候她對分數沒概念或是無所謂,考得好不好都樂呵呵的,有時都想不起來說考試的事,慢慢大些后,每當考完,見到我如果很開心的樣子,那說明她對這次成績自己挺滿意,會興沖沖地告訴我,反之就是沒考好,至少不是考到她自我認可的水平。

          學生是無法超然到不去關注分數的,小壯長大些后對于分數的情緒變化就說明了這點,家長當然也是,我不問分數是不想讓她形成分數是唯一衡量標準,好壞均以分數論的概念,我會讓小壯自己評判這次考試她是否滿意,滿意在哪不滿意在哪;錯題的原因在哪,是不懂不會、還是粗心大意了;以前的錯題類型是否重復出現,這次是否能正確解決。

          最重要的是,你是否努力了,是否和以前比有了進步等等,就像我時常和小壯說的一句話,“做最棒的自己”。

          我想我是一個相對“佛系”的爸爸,我覺得所謂佛系教育并不僅僅是給孩子寬松自由的環境和對孩子現在及未來不過分焦慮急躁這么簡單,孩子畢竟是需要引導和幫助的,我只是不太糾結于表面的東西,同時讓自己做到內緊外松,即密切關注小壯的學習生活狀態,關注她的思想,但在和她相處時又表現得很輕松。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這種“不著痕跡”的教育表面上會弱化家長的角色,說形象點,不會讓孩子明顯看到或感受到你在推他拉他甚至抱他背他。相反,通過一些方法去引導和幫助孩子,讓他們自己去發現、總結、提高,讓他們探索著往前走,慢慢培養并激發自己的內在驅動力,而這是他們將來邁向人生最重要的力量之一。

          “不著痕跡”其實不是玄乎的東西,各人有各人理解,除了教一個知識或一項技能,孩子們最需要的往往是最不可量化的東西:父母的愛,無條件的愛。我曾對小壯說過句話(借用了部分臺詞):將來即便全世界都背你而去,爸爸媽媽都將永遠在你身邊,不離不棄。

          對于小壯,我所理解的“不著痕跡”就是當她不需要幫助時我就在不遠處安靜地關注著,哪怕在一定范圍內跌個跤或犯個錯都沒事,我會鼓勵她自己站起來、一起分析總結那個錯,然后繼續在她身后伴著前行。

           

          關于“放開”

          “適當放手,不著痕跡,成就一個有界限感的孩子?!?/strong>

          最后說說文章開頭那句話——這個行事風格與興趣愛好都不似傳統女孩的女孩。

          這個暑假里小壯兩次去太平洋上航海,前后十幾天時間里我只能通過GPS定位在手機上看到她船的位置,其他細節一概無從得知。挑選這些活動時除了對活動本身先做細致的研究了解保證其外在的安全性外,還有就是我對小壯的信任,因為她是一個很有界限感的孩子,知道“行”和“止”。

          像前文說的,這姑娘挺“野”,自行車、獨輪車、輪滑、溜冰、游泳之類就不說了,她還喜歡馬術、帆船、攀巖、登山、野行、探洞、馬拉松…… 她玩的不大像同齡孩子玩的,至少不像是同齡女孩子玩的。

          9歲女兒出版全英文小說,只因“佛系老爸”做到了陪娃的第三重境界!

          戶外運動的危險系數當然相對較高,她勇敢但不魯莽,除了做好一切應有的器械保護措施外,就她自身而言,比如一步步往懸崖邊走時她能踩得堅實、抓得牢靠。在她的心底應該有個清晰堅定的認知,就是爸爸永遠在她身后。

          又說到“不著痕跡”的話題,在一些已很接近危險的地方,她不會感到我在拉她,更不會聽到我說些阻止的話,我在讓她自己嘗試邊界在哪里。小壯當然不知道,其實我的手總是懸在她身后包帶的一公分處,并且那時的情形一定是我確定我完全可控。

          沒有人可以給孩子絕對安全的環境,在長大后,他們給自己最大程度的保護其實來于內心。孩子性格的獨立和安全感的建立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給他們愛和陪伴、讓他們了解自己,給他們機會去試探邊界、讓他們去選擇哪怕結果是失敗……

          我對馬小壯說:

          希望你將來

          做一個深懷社會責任感、

          明確自我價值、具備內在驅動力的人

          做一個不以平凡為敵,

          也不與平庸為伍的人

          做一個執著勇敢的人

          做一個真實有趣的人

          做你自己,獨一無二

           

          采訪后記

          在馬哥身上,我看到了做父母的三重境界。

          在采訪馬哥之前,先拜讀了他的文章,其中這句話讓我尤為敬佩:

          “每個孩子都是鮮活的獨立個體,發現并尊重他們的特點,思考并嘗試適合他們的方法,這是父母要做的事?!?/strong>

          很多父母都不自覺地把自己擺在孩子的領導者這個位置上,替孩子做各種決定。馬小壯是個“不走尋常路”的孩子,其實也是因為自稱“馬大壯”的馬哥是個不隨大流、與孩子平等對話的好爸爸。

          在采訪中,馬哥一直強調,小壯的故事只是個案,分享她的經歷最終也是希望各位家長能在充斥著焦慮的教育大環境下,好好地思考如下幾個問題:

          我的孩子有哪些特點?

          我希望TA將來成為怎樣的一個人?

          從長遠來看,我更愿意培養TA哪方面的能力?

          我們翻看各種文章,學習如何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但也不要忘了及時審視自己,是否能在大環境中保持清晰的頭腦,將目光放長遠,來看待養育孩子這件事。

          在談及小壯的課外興趣時,馬哥說最近他自己準備開始自學尤克里里。因為小壯在課堂上學的時候有老師和同學一起彈,回到家卻沒有這個氛圍,于是他要為小壯創設這個學樂器的家庭環境。

          我想,若把陪伴孩子比作修煉武功,那么其境界有三層。

          第一層是單向的陪伴,父母只是形同虛設地坐在孩子邊上看TA讀書學習。第二層是雙向的陪伴,就像馬哥每天陪小壯吃晚餐,談論讀的書和學習生活的瑣事,了解她的想法和性格。第三層則是父母陪伴孩子共同成長,就像馬哥為了小壯有更好的學習環境,也從零開始自學樂器,突破自己。

          做父母不易,這門“武功”練到第三層更不易。但始終記得,孩子都是“鮮活的獨立個體”,父母要和孩子站在同等的高度,才能真正了解他們,引導他們.

           

          發表評論

          国产视频一区在线观看_国产3344在线观看视频_视频二区视频一区欧美国产_国产18禁黄网站禁片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