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音樂(lè )啟蒙的最高境界,是讓他輕松進(jìn)入藝術(shù)家的人生

給孩子音樂(lè )啟蒙的最高境界,是讓他輕松進(jìn)入藝術(shù)家的人生

文 | 趙洲

德國海德堡大學(xué)藝術(shù)史博士

本文摘自《給孩子的音樂(lè )藝術(shù)鑒賞課》

點(diǎn)擊上圖查看詳情并訂閱

學(xué)院君說(shuō):在《給孩子的音樂(lè )藝術(shù)鑒賞課》音頻課程中,趙洲博士用講故事的形式,讓希臘神話(huà)人物——俄耳甫斯(著(zhù)名詩(shī)人與歌手)帶領(lǐng)我們拜訪(fǎng)十八位最偉大的音樂(lè )家,聆聽(tīng)100余首世界名曲(點(diǎn)擊上圖查看)。這一講中,俄耳甫斯又有什么神奇的經(jīng)歷呢?又傳達了什么音樂(lè )精神呢?

俄耳甫斯為尋找永恒的音樂(lè )

竟到了學(xué)生監獄

上一次,俄耳甫斯在小酒館遇到了舒伯特,在舒伯特的建議下,他開(kāi)始尋找音樂(lè )家當中的文學(xué)家。

俄耳甫斯撥動(dòng)他的里拉琴(古希臘最早的彈撥樂(lè )器),一瞬間到了另外一個(gè)地方,他竟然到了監獄里。

俄耳甫斯最近的運氣很不好,開(kāi)始還挺不錯的,去了宮殿,游了大運河,還見(jiàn)到國王和公爵。

但是最近這幾次,要么是到家徒四壁的窮苦人家里; 要么就是在大街上,遇到古怪的糟老頭兒;再么就是在小酒館里,遇到窮困潦倒的音樂(lè )家。這次更慘,居然進(jìn)到了監獄里。

給孩子音樂(lè )啟蒙的最高境界,是讓他輕松進(jìn)入藝術(shù)家的人生

俄耳甫斯想要尋找永恒的音樂(lè ),但在監獄里,怎么可能有人知道永恒的音樂(lè )。他正在琢磨著(zhù)怎么溜走,這時(shí)候,一段柔美舒緩的哼唱,傳到了他的耳朵里。

俄耳甫斯心想,“這是誰(shuí)在唱啊, 這段音樂(lè )還真不錯!”順著(zhù)聲音找過(guò)去,原來(lái)有一位面目清秀的年輕人在哼唱。

年輕人坐在牢房的小床上,閉著(zhù)眼睛,手隨著(zhù)旋律輕輕擺動(dòng)。唱了一會(huì )兒,他停住了, 突然轉身,對著(zhù)墻大聲發(fā)表他的“高見(jiàn)”,什么音樂(lè )應該怎么表現,未來(lái)的音樂(lè )應該是什么樣子的……

這一切發(fā)生得如此之快, 讓沉浸在美好音樂(lè )中的俄耳甫斯措不及防,嚇了一大跳:“他是不是精神上有問(wèn)題?不會(huì )吧,他應該不會(huì )是我要找的人吧?”

俄耳甫斯連忙搖搖頭,把這個(gè)可怕的想法甩到腦后去。突然他注意到,這個(gè)小小的監獄有點(diǎn)特別。

他移動(dòng)腳步,上下左右四處觀(guān)看, 邊看邊暗暗發(fā)笑。這是個(gè)什么監獄???犯人們也太膽大包天了,居然敢到處亂涂亂寫(xiě)。這邊的墻上畫(huà)了一個(gè)小天使,那邊廁所的門(mén)上寫(xiě)著(zhù)“加冕大廳”,這哪像監獄啊,簡(jiǎn)直就是個(gè)無(wú)法無(wú)天的地方。

給孩子音樂(lè )啟蒙的最高境界,是讓他輕松進(jìn)入藝術(shù)家的人生

俄耳甫斯與舒曼相遇

舒曼傾訴心中永恒的音樂(lè )是他的戀人

原來(lái)啊,俄耳甫斯這次來(lái)的是著(zhù)名的學(xué)生監獄。這個(gè)特別的監獄位于德國海德堡大學(xué),是專(zhuān)為調皮的學(xué)生準備的。剛才哼唱音樂(lè )的“犯人”是舒曼。俄耳甫斯來(lái)的這個(gè)時(shí)候,正好舒曼在海德堡讀書(shū)。

因為舒曼同學(xué)不好好學(xué)習,而且總是去彈鋼琴、唱歌、參加男同學(xué)的惡作劇,所以他的教授不高興了,就把他關(guān)在學(xué)生監獄里,讓他住上幾天,消停消停。其實(shí)啊,在學(xué)生監獄里面,也沒(méi)有那么糟糕。

學(xué)生們白天還可以繼續上課,只是下了課以后,必須待在這里面,不許出去。很多學(xué)生來(lái)到這監獄里呢,不僅不感到沮喪,甚至還引以為榮。他們在墻上題寫(xiě)了很多詩(shī),慶祝這個(gè)非凡的經(jīng)歷。那舒曼來(lái)了以后,除了寫(xiě)詩(shī)還要創(chuàng )作音樂(lè )。監獄成了他尋找靈感的好地方。

俄耳甫斯正在東張西望, 突然聽(tīng)到背后傳來(lái)一個(gè)聲音,“喂, 新來(lái)的,你是克拉拉的朋友嗎?” 俄耳甫斯驚訝地回頭一看, 正是剛才唱歌的那個(gè)年輕人舒曼。

給孩子音樂(lè )啟蒙的最高境界,是讓他輕松進(jìn)入藝術(shù)家的人生

(蘇曼)

“如果你是克拉拉的朋友,請你把這個(gè)帶給她?!?舒曼把自己寫(xiě)的一個(gè)樂(lè )譜,透過(guò)牢房門(mén)上的欄桿,遞給俄耳甫斯。俄耳甫斯一看,是一首小曲,這就是我們熟知的“夢(mèng)幻曲”。

克拉拉是舒曼的戀人,后來(lái)嫁給了他,也是著(zhù)名的鋼琴家, 這首曲子是舒曼“童年情景”中的一首,描寫(xiě)了克拉拉小時(shí)候的情景,當然這只是舒曼心中的想象。

俄耳甫斯想,也許他是那位音樂(lè )家中的文學(xué)家,于是趁機問(wèn):“您知道永恒的音樂(lè )是什么嗎?在哪里可以找到呢?”舒曼說(shuō):“我不知道什么永恒的音樂(lè )。我心中只有美麗的克拉拉。我現在在構思一個(gè)鋼琴組曲,叫‘狂歡節’,狂歡節你知道嗎?大家在這一天會(huì )帶上面具游行,還有人向人群中撒糖果,小朋友們最喜歡?!?/span>

“我要在音樂(lè )里描繪一次狂歡節,其中的一段將是克拉拉的肖像?!?/span>

俄耳甫斯聽(tīng)舒曼說(shuō)起了他心中的愛(ài)人,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歐利迪西。舒曼對愛(ài)人的眷戀和思念,讓俄耳甫斯感同身受。同時(shí),他漸漸對舒曼同學(xué)的才華,感到欣賞和欽佩。

給孩子音樂(lè )啟蒙的最高境界,是讓他輕松進(jìn)入藝術(shù)家的人生

舒曼一談起音樂(lè )就洋洋灑灑,停不住了:“這首‘狂歡節’里包含了四個(gè)特別的音符‘A-Es-C-H’,連在一起是ASCH,這是波希米亞的一個(gè)小市鎮的名字,我的朋友曾經(jīng)住在那里,不僅如此,很有意思的是,在我的名字中也有這四個(gè)字母在內(SCHumAnn)。這段用音樂(lè )畫(huà)的肖像,是我為另一個(gè)女朋友寫(xiě)的。

什么是絕對的音樂(lè )

沒(méi)有感情的音樂(lè )是空洞的

舒曼同學(xué)對文學(xué)充滿(mǎn)了真摯的熱愛(ài),他講了很多文學(xué)和音樂(lè ),甚至講了大衛同盟的事情。他希望,俄耳甫斯也能加入他的大衛同盟,一起戰勝音樂(lè )的平庸。

俄耳甫斯站著(zhù)聽(tīng)舒曼講,越聽(tīng)越離奇, 越來(lái)越?jīng)]邊,禁不住想,舒曼的精神一定有些不太正常,說(shuō)話(huà)令人摸不著(zhù)頭腦,看來(lái),想從他這問(wèn)出永恒的音樂(lè ),大概是沒(méi)什么希望了。

不過(guò)俄耳甫斯還是不愿意立刻放棄,他覺(jué)得,眼前的這個(gè)年輕人,雖然說(shuō)話(huà)有時(shí)有些荒誕, 但是話(huà)語(yǔ)間仍然有掩不住的光芒, 讓人不知不覺(jué)地被吸引, 被迷住。

給孩子音樂(lè )啟蒙的最高境界,是讓他輕松進(jìn)入藝術(shù)家的人生

趁著(zhù)說(shuō)話(huà)的空檔, 俄耳甫斯插了一句:“您用音樂(lè )講故事嗎?音樂(lè )可以講故事嗎?” 舒曼想了一下,“究竟有沒(méi)有絕對的音樂(lè )?音樂(lè )要不要表達人的感情?如果有感情,那么它就是有內容的。沒(méi)有感情的音樂(lè )是空洞的,是堆砌的聲響,那些貌似沒(méi)有講故事的音樂(lè )不一定真的沒(méi)有故事,只是他沒(méi)有告訴你,這樣也好吧,不同的人可以聽(tīng)到不同的故事?!?/span>

俄耳甫斯沒(méi)有聽(tīng)明白,只聽(tīng)到他說(shuō)“絕對的音樂(lè )”,于是想問(wèn)“永恒的音樂(lè )”,但是插不上嘴。

舒曼嘴巴不停,一會(huì )兒哼哼唧唧,一會(huì )兒又講大衛同盟的事情,他說(shuō),“在狂歡節的同時(shí),我會(huì )寫(xiě)給他們一個(gè)‘絕對的音樂(lè )’,我永遠不會(huì )告訴他們我想的是什么,從頭至尾呈現高度的秩序感、奇想與探索,那將會(huì )是一系列變奏,變奏從莊嚴到反復無(wú)常、暴躁乃至抒情甜美,充滿(mǎn)各種豐富的情緒變化。這首作品將會(huì )特別動(dòng)人,我把它設計成一個(gè)‘拱門(mén)’的形式結構,蘊含著(zhù)交響曲的力量,它將會(huì )是鋼琴技巧的最高水平?!?/span>

說(shuō)到這兒,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如果要建立大衛同盟,我們一定需要一門(mén)大炮。這是我給大炮畫(huà)的音樂(lè )肖像?!倍矶λ孤?tīng)了以后,一時(shí)間不知道該說(shuō)什么好。

接著(zhù)舒曼好像想起了俄耳甫斯要問(wèn)的問(wèn)題,他說(shuō):“如果你想找到永恒的音樂(lè ),你要先幫我找到鮮花中的大炮?!?俄耳甫斯哭笑不得,心想:得趕快走,鮮花中的大炮,真會(huì )開(kāi)玩笑, 再待在這兒, 我也要瘋了。

把文學(xué)融入音樂(lè )創(chuàng )作的音樂(lè )家

舒曼真的是音樂(lè )家中的文學(xué)家嗎?原來(lái),舒曼的爸爸是一位出版商,所以他從小喜愛(ài)讀書(shū),有著(zhù)深厚的文學(xué)修養,1829年,他奉母親之命,來(lái)海德堡大學(xué)讀法律專(zhuān)業(yè),但他對法律沒(méi)有興趣,一年之后就離開(kāi)了,去萊比錫專(zhuān)心讀音樂(lè )。

舒曼是最早把文學(xué)性?xún)热萑谌胍魳?lè )創(chuàng )作中的音樂(lè )家,對后世影響很大。舒曼和克拉拉戰勝了很大的困難,終成眷屬,有過(guò)短暫的幸福生活,但是不幸的是舒曼患有遺傳性的精神病,最后死于精神病院中,年僅46歲。

那他說(shuō)這個(gè)大衛同盟是怎么回事呢? “大衛”是以色列最偉大的君王,也是一名多才多藝的音樂(lè )家,小時(shí)候用投石器,戰勝了巨人歌里亞,是著(zhù)名的英雄,是古時(shí)候美好和正義的化身。

1834年,舒曼在萊比錫創(chuàng )辦《新音樂(lè )雜志》,并且虛構了一個(gè)同盟,名為“大衛同盟”,他把符合自己音樂(lè )主張的音樂(lè )家,都列入這個(gè)“同盟”,例如莫扎特、肖邦等等。舒曼用“大衛同盟”代表革新派,反對音樂(lè )上的“保守”和“平庸”。

俄耳甫斯不想在監獄里多呆了,聽(tīng)著(zhù)舒曼看似胡言亂語(yǔ)的建議,心想那就死馬當活馬醫,去找找鮮花中的大炮吧,總比困在這里強。于是他撥動(dòng)里拉琴,去尋找那位大炮音樂(lè )家。

給孩子音樂(lè )啟蒙的最高境界,是讓他輕松進(jìn)入藝術(shù)家的人生

關(guān)于舒曼,你們知多少?

第一個(gè)知識點(diǎn),是我們認識了德國作曲家舒曼,他是浪漫主義音樂(lè )的代表人物之一。舒曼的音樂(lè )熱烈深切,具有強烈的情感表現和優(yōu)美動(dòng)人的旋律。他將文學(xué)和音樂(lè )相結合,給同時(shí)代和后代的音樂(lè )家啟發(fā)很大,影響十分深遠。

第二個(gè)知識點(diǎn),我們聆聽(tīng)了幾首來(lái)自《狂歡節》套曲中的音樂(lè ),這是舒曼最成功的作品之一,展示了他的創(chuàng )造性和高超技巧。舒曼“狂歡節”標志著(zhù)嶄新的“浪漫主義鋼琴音樂(lè )”的出現,展示了他在藝術(shù)方面的勇于革新和批判精神。

給孩子音樂(lè )啟蒙的最高境界,是讓他輕松進(jìn)入藝術(shù)家的人生

第三個(gè)知識點(diǎn),是我們了解了舒曼關(guān)于純音樂(lè )和文學(xué)性音樂(lè )的思考。純音樂(lè )只為表達音樂(lè )本身,音樂(lè )就是音樂(lè ),文學(xué)性音樂(lè )也叫標題音樂(lè ),常常有故事背景,音樂(lè )講故事。而事實(shí)上,純音樂(lè )不可能不夾雜作曲家的個(gè)人感情;標題音樂(lè )也不可能像文學(xué)和繪畫(huà)一樣準確描繪客觀(guān)事物。

那么,你更喜歡音樂(lè )講故事呢,還是音樂(lè )就是音樂(lè )?

相關(guān)推薦:少年商學(xué)院名校通識音頻課《給孩子的音樂(lè )藝術(shù)鑒賞課》,來(lái)自德國海德堡大學(xué)藝術(shù)史博士,精選古典音樂(lè )史上18位著(zhù)名作曲家,結合100首優(yōu)美的古典音樂(lè ),用音樂(lè )劇的方式,帶孩子系統了解西方音樂(lè )文化的精髓!點(diǎn)擊下圖馬上訂閱!

給孩子音樂(lè )啟蒙的最高境界,是讓他輕松進(jìn)入藝術(shù)家的人生

 

發(fā)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