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方向感,就是給女兒最好的富養

父親的方向感,就是給女兒最好的富養

點(diǎn)擊上圖

訂閱《內心強大女孩教養課》

文 | 周筠?

著(zhù)名IT圖書(shū)出版人

授權自公號:七星灶八仙桌(hiyeka)

有一天,陪孩子在陽(yáng)光下跑完她預定的指標:6公里,回來(lái)的路上她興致勃勃給我講她剛看完的電影《魁拔3》,我其實(shí)未必都聽(tīng)進(jìn)去了,但是不時(shí)點(diǎn)頭,還問(wèn)上兩句。從操場(chǎng)往家走,她嘰嘰喳喳講,我耐心地默默聽(tīng),快到小區門(mén)口時(shí),孩子說(shuō):“媽媽?zhuān)液孟矚g和你在一起啊,你總是愿意聽(tīng)我說(shuō)話(huà)?!?/strong>

我把這樣的評價(jià)視為孩子最高的表?yè)P之一。

在“怎樣培養自己的女兒”上,我還真沒(méi)資格講太多,孩子還沒(méi)滿(mǎn)14歲,我們倒是犯了不少錯,不過(guò),她的成長(cháng)總是讓我想起自己,想起善于傾聽(tīng)、總是抓大放小的父親當年是怎樣培養我這個(gè)女兒的。

爸爸始終對我信心滿(mǎn)滿(mǎn)

我一直認為,父親是教育高手。他是一個(gè)對自己很有信心的人,所以他對自己的孩子總是有信心。他來(lái)自一個(gè)開(kāi)明的家庭,我們的祖輩來(lái)自江蘇吳縣,祖上出過(guò)進(jìn)士,我的曾祖父和祖父都是讀書(shū)人,算是書(shū)香門(mén)第。這個(gè)開(kāi)明的家庭,講究的是男女平等,我父親身體力行之,且不僅如此,還格外重視我這個(gè)女兒的教育。我想,這可能也與他在我外公那里受到的冷遇有些關(guān)系。

父親英俊高大,從小學(xué)到中學(xué)到大學(xué),讀書(shū)的任何階段都是老師眼中的“王牌”,天資聰穎不說(shuō),也格外勤奮。

這樣一位家里人和同學(xué)朋友眼中才貌雙全的人,卻不被我外公待見(jiàn)。因為外公來(lái)自相對偏遠落后的廣西農村,那里重男輕女天經(jīng)地義。

我媽是長(cháng)女,雖然也是家里唯一一位名校畢業(yè)生,但外公眼里只有唯一的兒子。

我親眼見(jiàn)過(guò)外公是如何在飯桌上專(zhuān)寵唯一的孫女,而對圍繞在他身邊的外孫們視而不見(jiàn)。當時(shí)我年齡小,也很少在外公身邊生活,所以我感受不到這種歧視帶來(lái)的陰影,而這陰影卻深深壓在我媽媽和姨媽們的心上,更讓我驕傲的爸爸時(shí)常怒不可遏。

大概這種怒氣,就部分甚至全部轉化為對我這個(gè)女兒的格外愛(ài)護,甚至是寵得有點(diǎn)過(guò)頭。但是這種寵愛(ài)并非物質(zhì)上的。

記得大三那年,爸爸帶我去爬廬山,一行還有他的同事及家屬,但他不愿意跟著(zhù)大家慢慢走,而是一大早就帶我找最難走的路去爬,一路上我看見(jiàn)零食走不動(dòng),他不動(dòng)聲色,置之不理,最多給我幾顆炒蠶豆,讓我心里不知罵了他多少次“小氣”。

但因為不吃零食,所以每天爬山,到了飯點(diǎn)兒,我就狼吞虎咽,吃得特別香,但小吃貨的我還是惦記著(zhù)零食。因此現在看到我女兒對零食的惦記,我一點(diǎn)也不惱怒,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大家都是這么過(guò)來(lái)的呀。

我考上的是四川大學(xué),原先想考清華北大的??粗?zhù)錄取通知書(shū),我有一點(diǎn)點(diǎn)不爽。爸爸開(kāi)口了,說(shuō):“別以為那些考上清華北大的就一定比你強。你進(jìn)大學(xué)要注意交朋友,爸爸我這些年能做出一點(diǎn)像樣的工作,都是靠朋友支持?!?/strong>

帶著(zhù)爸爸這句囑咐,我在大學(xué)里很注意交朋友,尤其是快畢業(yè)的那一年,我被本年級的一個(gè)男生封為“總統”,他說(shuō)我的朋友太多了,往來(lái)我們寢室的各個(gè)系各個(gè)年級的同學(xué)都有。

我有兩個(gè)畢業(yè)紀念冊,一個(gè)用來(lái)匯集本系本年級同學(xué)的留言,一個(gè)則是匯集外系或本系其他年級同學(xué)的留言。

爸爸對我的寵愛(ài)表現在他對我在大學(xué)的學(xué)習成績(jì)一落千丈時(shí),所持有的那股子耐心和信任,他似乎從來(lái)都相信我能做好任何我想做的事情。在我最感倒霉的時(shí)候,他還是能看到我身上積極的一面。讓我感到,他是世界上最懂得欣賞我的人,這讓我遇到任何挫折都不會(huì )覺(jué)得自己站不起來(lái)。

讀大學(xué)時(shí),我因為鬧專(zhuān)業(yè)情緒留級了,畢業(yè)時(shí)爸爸看出我情緒的低落,他說(shuō)了一句話(huà):“我覺(jué)得你大學(xué)過(guò)得其實(shí)不錯,你運動(dòng)了很多,還找到對象了?!?/strong>

我爸爸酷愛(ài)鍛煉,他在武漢大學(xué)讀數學(xué)系時(shí),不僅是班上的高材生,還保持了若干年校撐桿跳記錄,而且挑選了班上運動(dòng)能力比他還突出的我媽當老婆。所以,我們家有愛(ài)體育的傳統。

我爸爸很看重我的運動(dòng)能力,他見(jiàn)我在大學(xué)里不是長(cháng)跑就是游泳,曬得黑黑的,就覺(jué)得挺好。這的確是我在大學(xué)里堅持的很好的一個(gè)習慣,每天不把自己折騰出一身汗是不會(huì )睡覺(jué)的。

找到對象這件事,本來(lái)我也小有得意,但老爸這么一肯定,我頓時(shí)把這項成就放大了十倍,變得相當得意。

帶著(zhù)這股自信而非沮喪,我進(jìn)了第一家單位,當然也就不會(huì )垂頭喪氣,而是頭抬得高高的。我爸知道這對我開(kāi)始另一個(gè)人生階段很重要,但他也就只說(shuō)這么一句話(huà),可是足夠了。

父親的方向感,就是給女兒最好的富養

爸爸的安全教育

畢業(yè)后的幾年里,出版社的工作相當輕松,男友又在外地工作,業(yè)余時(shí)間閑得荒,我開(kāi)始練內家拳。

每天花五六個(gè)小時(shí)練拳,早出晚歸,我媽都看不過(guò)去了,說(shuō)我有時(shí)間也不陪父母,跑去練什么拳。我爸什么話(huà)都不講,也不會(huì )抱怨我不去陪他,他自己忙著(zhù)呢,不需要我陪。

我爸既不擔心我會(huì )影響工作,也不擔心我會(huì )影響社會(huì ),總之他就是看著(zhù),不管。就這樣過(guò)了三年,終于我自己有點(diǎn)煩了,覺(jué)得自己也練不成張三豐,熱勁終于過(guò)去了,相處得很好的師兄也畢業(yè)離開(kāi)了。

意興闌珊之際,我爸開(kāi)腔了,說(shuō):“你練拳是不是花的時(shí)間的確多了一點(diǎn)?”—— 他真是夠委婉的,于是,我借坡下驢,收了,改為每天只是自己比劃大半個(gè)小時(shí)。

然后我又策劃了一次帶拳友們去武當山的行動(dòng),當時(shí)自認為有一點(diǎn)功夫了,一路小跑著(zhù)上了武當山金頂,我當時(shí)真是身體好啊,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恐高”,于是,率先在金頂最突出的那塊石頭上打坐,幻想著(zhù)黃蓉啊、小龍女啊之類(lèi)的人物,拳友們不甘示弱,隨后在這塊石頭上要么做金雞獨立,要么做形意拳的各種動(dòng)作……

洗出照片來(lái),給我爸爸看,爸爸皺眉,沒(méi)夸我“英武”啥的,他從不說(shuō)這些虛詞。半晌,他說(shuō)話(huà)了:“你這是胡鬧!要是那塊石頭有風(fēng)化的部分,你和你的朋友們有生命危險,怎么辦?”

我一下子啞了,半晌沒(méi)吭氣,但我知道爸爸說(shuō)的是對的。慢慢地,我開(kāi)始冒冷汗,背脊發(fā)涼。爸爸沒(méi)再多說(shuō)什么,但他的語(yǔ)氣、他的表情和他的話(huà),深深刻在我心里。

前不久,我們鄰居一個(gè)孩子和我女兒及幾個(gè)小伙伴一起跑到頂樓天臺玩耍,搞了驚險一幕,那孩子也不恐高,所以他敢站在天臺上沒(méi)有護欄的地方張開(kāi)雙臂照相,只要稍微出點(diǎn)意外——比如突然飛來(lái)一只鳥(niǎo)或小蟲(chóng)子,就有可能讓他驚慌失措,跌下高樓……這和我當年在金頂那塊石頭上打坐多么相似!

我趕緊拉孩子們坐下,講了自己當年的故事,告訴他們什么叫做意想不到,孩子們聽(tīng)得小臉發(fā)白。我也趕緊告訴了家長(cháng)們,家長(cháng)們聽(tīng)了都嚇壞了,這才知道對孩子的安全教育是多么不足。如今,我們成立了一個(gè)家長(cháng)互助團,經(jīng)常交流孩子教育的各種經(jīng)驗,包括安全教育。

爸爸教我為別人著(zhù)想

工作后的某一天,我在小區里停放自行車(chē),剛放好,爸爸下班回來(lái),看到自行車(chē),立刻發(fā)話(huà):“你這么停車(chē)多霸道啊,擋著(zhù)別人的路!”

從此,我再也沒(méi)有那樣放過(guò)自行車(chē)。如今,我也時(shí)常教育我的女兒:自行車(chē)靠邊放,別擋別人的道兒。

其實(shí)小時(shí)候爸爸就教過(guò)我這一點(diǎn)。他帶我去親戚家吃飯,路上對我說(shuō):“我小時(shí)候到別人家吃飯,我都不會(huì )干坐著(zhù)的,我會(huì )盡量幫別人做點(diǎn)事情,這樣別人會(huì )更歡迎我?!?

?慢慢地,我去了親戚家之后,也就不好意思坐著(zhù),總會(huì )要么幫忙端端菜,要么幫忙洗碗倒垃圾,總會(huì )做點(diǎn)事情。如今,我用一模一樣的方式教育女兒,在家要勞動(dòng),在外眼里也要有活兒。所以,女兒去同學(xué)家里做客很受歡迎,因為她眼里有活兒。

父親的方向感,就是給女兒最好的富養

爸爸教我們學(xué)著(zhù)闖關(guān)東

某年冬天,爸爸讓弟弟們去給菜場(chǎng)里大老遠從安徽推著(zhù)小車(chē)來(lái)武漢賣(mài)姜、住在簡(jiǎn)易帳篷里過(guò)冬的農民一家子送兩罐熬好的豬油。他沒(méi)讓我去送,但對我說(shuō):你看,那么遠跑過(guò)來(lái)就賣(mài)一車(chē)姜,可是人家那樣也能生活。

我結婚后,爸爸媽媽就讓我搬出去自己租房住,我們一開(kāi)始只能租學(xué)校附近農民的私房,爸爸不覺(jué)得我有多苦,我也沒(méi)想著(zhù)要抱怨。

后來(lái),我們又搬到一處愛(ài)人單位給分的平房,平房很是破舊,不光漏風(fēng),還有不少老鼠,所以我們前后養了兩只貓。爸爸來(lái)看望我,和我一起看貓上樹(shù),沒(méi)有一句同情我的話(huà),他覺(jué)得我過(guò)得挺好。

之后我們搬了六次家,才搬到現在的房子,爸爸都是一句話(huà)也沒(méi)有,他遠遠地看著(zhù)我們折騰著(zhù)買(mǎi)這買(mǎi)那,從不插嘴,也不讓媽媽過(guò)問(wèn)。倒是真把我們給摔打出來(lái)了,我爸爸媽媽在高校的那些同事們,沒(méi)幾個(gè)舍得讓寶貝女兒這般折騰的,都會(huì )想方設法讓孩子能在高校里分到一小間房子,挨著(zhù)他們住。

我每次搬家都挺高興的,因為每次都有了更多的自主權,房子也越搬越好。再說(shuō),要不是住平房,哪有機會(huì )養貓和看貓練上樹(shù)啊。何況平房我們也只住了不到一年就搬了。

弟弟讀研究生就開(kāi)始創(chuàng )業(yè),熱火朝天地干起來(lái),來(lái)回出差為了省錢(qián),有時(shí)直接睡在硬座車(chē)廂的座位下面,媽媽聽(tīng)了不落忍,我也唏噓,爸爸卻對我說(shuō):“你弟弟連這樣的事都能干,還有什么難得住他的?”

我一想,可不是嘛!日后弟弟一路奮斗,在硅谷扎下根再啟創(chuàng )業(yè),不也憑了這股子接地氣的勁頭?

我爸爸媽媽?zhuān)瑑蓚€(gè)南方人,從武漢大學(xué)數學(xué)系畢業(yè)后就響應時(shí)代的號召,去了東北,在冰天雪地里奮斗,我4歲時(shí)隨他們一起下放到東北農村,一待就是4年。那樣的日子對孩子來(lái)說(shuō)只是快樂(lè ),可對父母來(lái)講卻是嚴峻的挑戰。

比起爸爸媽媽下放時(shí)住的低矮泥巴窩棚房,我住的所有房子都算是好房子,所以爸爸看著(zhù)我的處境一言不發(fā),他多半認為,他當年能扛過(guò)的,酷愛(ài)運動(dòng)的女兒照樣沒(méi)問(wèn)題。果然就是沒(méi)問(wèn)題。

前幾年播放電視劇《闖關(guān)東》,老媽給我打電話(huà),說(shuō):“你爸講,當年是我們闖關(guān)東,現在是孩子們在闖關(guān)東!”

爸爸以身作則的魅力

我高中才學(xué)會(huì )游泳。爸爸有兩年在國外工作,媽媽帶著(zhù)我和弟弟步行去東湖學(xué)游泳,兩個(gè)弟弟嬉笑著(zhù)很快就學(xué)會(huì )了,唯獨我膽小害羞,一直沒(méi)學(xué)會(huì ),心里對兩個(gè)弟弟羨慕得很,我媽媽沒(méi)有爸爸那樣善于體會(huì )我的心思,她也沒(méi)有耐心教我,我就總是在水里站著(zhù),干看著(zhù)別人游。

爸爸給我寫(xiě)信,別的都不記得了,只記得他寫(xiě):“….我知道這個(gè)暑假你最想學(xué)會(huì )游泳?!? 他真是懂我的心思,就像我現在懂我女兒的心思(請原諒我的自夸)。

爸爸回來(lái)了,不管弟弟,單獨帶著(zhù)我去東湖。他把我往深水區一丟,自己往前面游,游到將近20米處有個(gè)歇腳的石墩子那里等我,我一下子里沒(méi)了岸邊的欄桿輔助,被丟到深水里,除了喝水還是喝水,這時(shí)就把我媽媽教過(guò)的要領(lǐng)想起來(lái)了,手忙腳亂撲騰,居然喝了一肚子水,也能撲騰20米趕到爸爸身邊,剛想休息一下,又被他趕到水里撲騰……喝水……手忙腳亂…..掙扎…..不到一個(gè)禮拜,我學(xué)會(huì )了游泳,而我媽媽帶我兩個(gè)暑假我都沒(méi)學(xué)會(huì )。

學(xué)會(huì )了之后,我爸爸就開(kāi)始帶著(zhù)我橫渡東湖(他可是橫渡過(guò)4次長(cháng)江的老手),一開(kāi)始看著(zhù)那么寬闊的湖面我就發(fā)怵,對自己的體力有疑問(wèn),但我爸爸在身邊,我怕啥,終于,一次次橫渡了幾百米,膽子越來(lái)越大。爸爸見(jiàn)我呼吸有些急促,囑咐我要調整好呼吸,讓呼吸均勻。

那個(gè)暑假,我曬得和黑魚(yú)似的,全身烏溜溜,但是無(wú)比快活。有一天,忽然下起大雨,湖里只有我和爸爸,我的泳技已經(jīng)不錯,知道隨波逐浪的好玩,結果那天我們在大風(fēng)大浪里游泳,隨著(zhù)浪峰上上下下,一點(diǎn)也不害怕,快樂(lè )得不得了,成為一生難忘的記憶。

從此,我愛(ài)上了游泳。我在成都的四川大學(xué)讀書(shū),川大6月-10月,泳池一直都開(kāi)放,暑假我回家來(lái)游,開(kāi)學(xué)能一直游到10月下旬,這很對我的胃口,因為沒(méi)幾個(gè)人能在成都的秋天里還堅持早泳,能堅持的都是強悍的家伙,男生居多。

我喜歡在天還沒(méi)亮時(shí)下到水里開(kāi)始游的那種感覺(jué),每天早上游上半小時(shí),身邊是或熟悉或不熟悉的男生女生,感覺(jué)在和強者扎堆兒,這種自豪感一直伴隨著(zhù)我,所以大學(xué)里我每年都堅持游泳好幾個(gè)月,而且都是游早泳。

若干年后,我的女兒在我的幫助下,早早就跟著(zhù)一位好教練學(xué)會(huì )了游泳,加上我的嚴格要求,她的體能和泳技都相當好,我們帶她到三亞的大海里踏浪,這小家伙像條小魚(yú)似的,一會(huì )兒潛到水底,一會(huì )兒冒出來(lái),不知多快活,我就會(huì )想起爸爸當年帶我游泳的場(chǎng)景。

爸爸現在77歲了,腰椎間盤(pán)突出挺嚴重,但他并沒(méi)有因此就不再鍛煉。暑假里,他還騎車(chē)天天去東湖游泳,我和他比,差得遠呢。

父親的方向感,就是給女兒最好的富養

爸爸教我學(xué)會(huì )分辨何為真實(shí)的美

結婚那年,和愛(ài)人一起度蜜月,帶些照片回來(lái)給爸爸看。我那時(shí)雖然都25歲了,但還相當幼稚,比如還會(huì )在門(mén)上貼一些不干膠,有貓咪的,還有林青霞的,爸爸看了也不說(shuō)啥,由我貼。

我給爸爸看蜜月照片時(shí),說(shuō):唉,要是像林青霞那么漂亮就好了。一邊說(shuō)一邊擺弄剛買(mǎi)的林青霞不干膠。爸爸開(kāi)腔了:我覺(jué)得你比林青霞好看!

我不敢相信這是爸爸的話(huà),干瞪著(zhù)他。他拿出我的一張蜜月照:我笑著(zhù)站在漓江里。他說(shuō):“你看,你這張就很好看,比林青霞好看?!?/strong>

然后,他再也不說(shuō)啥了。

《紅高粱》上映后,他興沖沖和媽媽一起看了,回來(lái)對我說(shuō):鞏俐很好看。后來(lái)鞏俐離開(kāi)張藝謀,嫁了,他說(shuō),你看,鞏俐嫁了個(gè)那樣的人,那個(gè)人不好看??!

我爸讓我知道,他說(shuō)的“好看”,和五官關(guān)系不大。這有力地調整了我的審美觀(guān)。如今,我女兒看人好不好看也不會(huì )以五官精致與否為標準,她對整容廣告也基本免疫了。另外,女兒看林青霞年輕時(shí)的照片,也不認為有多美,她覺(jué)得林青霞不夠有靈氣。

爸爸對我的關(guān)鍵選擇從不干涉

我們家三個(gè)孩子(我和兩個(gè)弟弟)都是自由戀愛(ài),父母沒(méi)操半點(diǎn)心。但是姐弟三人仿佛約好了似的,都很晚才要孩子,全都是過(guò)了35歲才考慮此事,一個(gè)比一個(gè)晚。

除了媽媽會(huì )嘮叨此事之外,我爸爸對此從不發(fā)言,相當神奇。

35歲那年,我忽然決定要考MBA,我媽不吭氣兒,老公不滿(mǎn)意,但我爸爸呢,他雖然沒(méi)表示反對,但起初也沒(méi)看出支持。我第一次考,因為信息不靈(復習教材都選錯了),考砸了。決定繼續考。

有一天,爸爸媽媽從北京看望弟弟回來(lái),爸爸拿出一卷紙,上面全是他做好的數學(xué)題——他給我買(mǎi)了一套清華出的MBA復習教材,把數學(xué)題全都做了。我至今珍藏著(zhù)這卷紙,連同爸爸給我的所有信件、小紙條。這種無(wú)言的支持給了我巨大的鼓舞,我第二次考,成績(jì)相當好。爸爸看著(zhù)我的成績(jì)單,笑了。

可是考上后,我并沒(méi)有堅持讀完,因為我的生活有了變化,我開(kāi)始考慮懷孕、調離工作崗位,創(chuàng )建團隊,一時(shí)間人的精力分散很厲害,丟卒保車(chē),我決定放棄讀MBA,盡管已經(jīng)交了好幾萬(wàn)的學(xué)費。爸爸只勸了我一次,說(shuō)是不是可以考慮堅持,我說(shuō)沒(méi)辦法,體力顧不過(guò)來(lái),他就不說(shuō)啥了。放棄就放棄了。

之后,他對此也再無(wú)二話(huà),他不會(huì )抱怨說(shuō):“我都幫你做了這么多數學(xué)題,你居然不珍惜……” 不會(huì ),他絕不會(huì )說(shuō)這些。他和我一樣,做了就做了,放棄了就放棄了,不再糾結。

實(shí)際上,爸爸對家里人的選擇大都不會(huì )干涉,比如弟弟曾創(chuàng )業(yè)8年不成,他也沒(méi)說(shuō)啥擔憂(yōu)的話(huà)。他在家里對媽媽也很寬容,媽媽做啥他都極少干涉,他是個(gè)真正的自由派,他的約束主要用在自己身上。

父親的方向感,就是給女兒最好的富養

善良比聰明更重要

二十郎當歲時(shí)的我,自以為聰明過(guò)人,常常目高于頂。爸爸看著(zhù)我的樣子,也并不點(diǎn)撥。他曾經(jīng)和我討論過(guò)關(guān)于數學(xué)的問(wèn)題,他認為就數學(xué)這件事來(lái)看,他的認識比我媽要深刻,雖然我媽是他同班同學(xué)。這句話(huà)被我誤解為他認為我媽沒(méi)他聰明。

現在的我和媽媽混成了忘年閨蜜,每天都要煲電話(huà)粥??赡贻p時(shí)的我和媽媽處處擰著(zhù)來(lái),所以心里邊偏向著(zhù)爸爸,反感著(zhù)媽媽?zhuān)?jīng)常把媽媽氣得掉淚。

媽媽在一些抽象的問(wèn)題上的確思考不及爸爸深刻,但媽媽的動(dòng)手能力非常強??晌耶敃r(shí)成天看媽媽不順眼,就想著(zhù)挑媽媽的刺兒。

有一天,我和爸爸聊起來(lái),我用輕飄飄的口氣談?wù)撈饗寢屘幚硪恍┦虑榈姆绞?,爸爸警覺(jué)地說(shuō):哦,在你看來(lái),媽媽很苕,是吧?(苕是武漢話(huà),意思是笨)聽(tīng)著(zhù)他的語(yǔ)氣,我頓時(shí)臉紅了。爸爸并沒(méi)有多說(shuō)什么,但他的表情和語(yǔ)氣,都表達了對我的不以為然。

這之后不久,他主動(dòng)和我談起媽媽?zhuān)劦綃寢尩纳屏?。他自己時(shí)不時(shí)在敘述中用“苕”來(lái)形容媽媽?zhuān)?strong>但他說(shuō)出的“苕”明顯帶著(zhù)對媽媽的愛(ài)意,帶著(zhù)對媽媽的寬容體諒和理解。

是的,媽媽從小家境不及他,又來(lái)自一個(gè)重男輕女的家庭,好些天性都被壓制住了,幸好爸爸是這么寬容的個(gè)性,所以媽媽在爸爸身邊從來(lái)不覺(jué)得壓抑,總是快快活活,連她的“苕”也是這種幸福帶來(lái)的副產(chǎn)品——她因為自己生活在幸運中而有時(shí)不大理解別人的不幸運。

爸爸并沒(méi)有說(shuō)出“善良比聰明更重要”這樣的大道理,但他用他的言行讓我認識到了這一點(diǎn)。從此,我再也沒(méi)在爸爸面前以不敬的口氣談?wù)撨^(guò)媽媽。

父親的方向感,就是給女兒最好的富養

總有人值得永遠懷念和尊敬

爸爸對人很寬容,但同時(shí)他也是驕傲的。他真正看得起的人并不多。但他并不認為老子天下第一。他心中始終有他懷念和尊敬的人,這是他生命途中的明燈。

他常和我談起武漢大學(xué)那些關(guān)懷和幫助他的老師:齊民友、余家榮,談起全國各地數學(xué)界的師長(cháng)摯友們。

我剛上大學(xué),他就告訴我:我這輩子能做出一點(diǎn)事情,都靠朋友們幫忙,所以你讀大學(xué)要注意交朋友。這話(huà)我聽(tīng)進(jìn)去了,大學(xué)時(shí)代我交了不少朋友,各系各年級都有,男男女女。我也記住了做天下事要交天下朋友這個(gè)道理。

但讓爸爸最為尊敬和感念的,我覺(jué)得還是華中科技大學(xué)已故的前任校長(cháng)黃樹(shù)槐。黃校長(cháng)在任時(shí),爸爸是數學(xué)系系主任,校長(cháng)支持基礎學(xué)科建設,重視實(shí)事求是的作風(fēng),從不來(lái)虛的,都是真抓實(shí)干,那是父親一生中的黃金時(shí)代。

經(jīng)常天不亮,父親就起來(lái)開(kāi)始工作,那些年他忙得辛苦,忙得開(kāi)心,忙得有希望有奔頭,黃校長(cháng)處處支持他抓學(xué)科建設抓師資隊伍培養,爸爸經(jīng)常出差開(kāi)會(huì ),但臉色總是亮堂堂的。

黃校長(cháng)退任后,爸爸情緒低落了很久。我經(jīng)常從爸爸的表情中讀出“知音少,弦斷有誰(shuí)聽(tīng)”的苦悶。

前年的某天,爸爸拿出一張報紙,眼中似乎含著(zhù)淚,讓我看這篇報道:

“在長(cháng)樂(lè )園陵園,長(cháng)眠著(zhù)一對師生,老師是華中科技大學(xué)原校長(cháng)黃樹(shù)槐,學(xué)生是華中科技大學(xué)的青年教授陳立亮。被學(xué)生們稱(chēng)為“亮哥”的陳立亮英年早逝,令人唏噓。昨天,春風(fēng)習習,一群華科學(xué)子來(lái)到長(cháng)樂(lè )園,祭奠這兩位學(xué)界泰斗?!?/span>

爸爸有些激動(dòng)地對我說(shuō):“我這是第一次聽(tīng)說(shuō)有學(xué)生要和老師葬在一處,第一次!”我聽(tīng)出了爸爸內心對黃校長(cháng)難舍的愛(ài)戴,也是永恒的愛(ài)戴。我也慢慢知道了,人的一生多么需要被這樣的明燈照亮,如果遇到了,務(wù)必萬(wàn)分珍惜。

38歲要孩子沒(méi)啥不好

38歲要孩子,我擔心順產(chǎn)會(huì )疼,但其實(shí)我很想堅持順產(chǎn),爸爸一眼看出我的心思,說(shuō):“其實(shí)疼也就那一下子吧,咬咬牙就過(guò)去了?!焙苌衿?,爸爸一說(shuō)出來(lái),我就覺(jué)得沒(méi)啥不能堅持的。果然,我是順產(chǎn)媽媽?zhuān)疫€母乳喂養。

帶著(zhù)娃娃回到娘家坐月子,爸爸見(jiàn)我得意洋洋仿佛帶著(zhù)私有財產(chǎn)的樣子,嚴肅地對我說(shuō):這個(gè)孩子,她是個(gè)獨立的生命,你要好好記住這一點(diǎn)?!?/strong>

等孩子快滿(mǎn)月了,我累得精疲力盡,看著(zhù)襁褓中的小小孩兒發(fā)愁。我爸爸又像當初我大學(xué)畢業(yè)時(shí)那會(huì )兒一樣,看出我的沮喪,他舉著(zhù)娃娃說(shuō):“看看,多好的娃娃,生得早不如生得好??!”

一句話(huà)便驅散了我心中的烏云——對啊,多好的娃娃啊,我干嘛發(fā)愁不好養。

女兒小學(xué)三年級時(shí),爸爸媽媽買(mǎi)了《從課本到奧數》練習冊開(kāi)始輔導孩子做數學(xué)題,我流露出不以為然的神情。爸爸平靜地說(shuō):“不管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zhì)教育,都需要鍛煉數學(xué)思維?!?/strong>

我立馬收回不以為然的表情,轉為支持爸爸媽媽的做法。女兒在外公外婆的輔導下,數學(xué)學(xué)得津津有味,數學(xué)一直都是她的優(yōu)勢科目。今年初二的女兒開(kāi)始學(xué)三角幾何,外公給她寫(xiě)信,說(shuō):

“這學(xué)期十一至十三章是平面幾何部分,兩千多年以前希臘人完成了歐幾里得幾何,這是人類(lèi)文明的重要進(jìn)步,它告訴人們要講道理,用嚴謹的邏輯思維去理解問(wèn)題,發(fā)現新的科學(xué)規律。理性思維非常重要。這里有的問(wèn)題很難,一天、兩天做不出來(lái)不要擔心,多想多試,總可以解決的?!?/span>

父親的方向感,就是給女兒最好的富養

爸爸讓我創(chuàng )業(yè)不要唱高調

2010年底,我決定離開(kāi)東家,自己出來(lái)單干。我和爸爸坐在網(wǎng)球場(chǎng)邊,看我的女兒練網(wǎng)球,我興沖沖對爸爸說(shuō):“爸爸,今后我只做好書(shū)?!?/span>

沒(méi)料到爸爸并沒(méi)對我這句話(huà)豎起大拇指,而是冷峻地說(shuō):“別吹這個(gè)牛。如果做好書(shū)賺不了錢(qián)怎么辦?你首先要設法生存下來(lái)?!?/span>

一盆冷水澆下來(lái),而且是在我眼中長(cháng)期都是如此理想主義的老爹哦。想當年,我在第一個(gè)東家工作時(shí),做了一堆書(shū),興沖沖告訴他時(shí),他同樣冷峻地對我說(shuō):“別看你做了多少,要看你做的書(shū)有多少能留得下來(lái)?!?/strong>

你說(shuō),我爹他到底是現實(shí),還是理想呢?

我爹是博士導師,他每年最多只帶兩個(gè)博士,身為系主任的他,決不多招收一個(gè)學(xué)生。到了期末考試的時(shí)候,我爹帶的班級(我爹長(cháng)期堅持給本科生上數學(xué)分析)的學(xué)生,沒(méi)有一個(gè)人敢打來(lái)電話(huà)問(wèn)分數,但我家的電話(huà)依然很熱鬧,都是我媽班上的學(xué)生打給我媽問(wèn)分數的。

這樣一個(gè)老爹,你能說(shuō)他不是一個(gè)理想主義者? 可是當我創(chuàng )業(yè)的時(shí)候,他讓我不要吹牛,不要以為自己只做好書(shū)這件事這么容易做到,為了長(cháng)遠的發(fā)展該做妥協(xié)的時(shí)候要做妥協(xié)。他知道這個(gè)時(shí)候不需要對我講什么”不要忘了理想“,他怕我理想的影子都還沒(méi)看到,先就被現實(shí)打趴下了。

老爹的一句話(huà),讓我迅速開(kāi)始估算自己創(chuàng )業(yè)的成本,盤(pán)算何時(shí)能夠達到盈虧平衡點(diǎn),應該首先把資源投入到哪個(gè)產(chǎn)品上,哪些事趕緊停下。

于是,我立刻決定退掉裝門(mén)面的寫(xiě)字樓辦公室,改為租賃一套民居,成本立馬削減一大筆,該賣(mài)該送的辦公家具立刻處理,該辭退的員工立馬商量辦理辭職……

一連串很現實(shí)的行動(dòng),迅速地止損后,老爹夸我:“這才是自己做生意的樣子。這個(gè)時(shí)候,他和我聊喬布斯的“Stay hungry”,他對我說(shuō):“你要很努力很努力,要敢于追求自己的夢(mèng)想!”

該挽袖子的時(shí)候就挽袖子

五年前,媽媽忽然生病,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向來(lái)身板硬實(shí)的媽媽病臥床上,全身無(wú)力,從不吃藥的她,從醫院拿來(lái)大量的藥物開(kāi)始服用,藥物難免有副作用,有些副作用把她折騰得夠嗆。

平素掌勺做飯的媽媽躺倒了,我爸爸二話(huà)不說(shuō),接過(guò)了以往長(cháng)期由媽媽承擔的買(mǎi)菜做飯菜的任務(wù)。頭兩年媽媽病重時(shí),爸爸把堅持了多年的晨練也停掉了,改為在家鍛煉,以免一時(shí)不見(jiàn)他人影的媽媽就心慌意亂。

五年里,爸爸從網(wǎng)上找菜譜學(xué)做菜,以此照顧病中的媽媽。他是真學(xué),不是為了應付一時(shí)。很快,老爸的做菜手藝得到了全家人的夸獎。

他不僅學(xué)會(huì )做很多菜,還學(xué)會(huì )了獨自和面、拌餡兒、搟皮兒、包餃子,后來(lái)更是學(xué)會(huì )了做包子,聲稱(chēng)他做的包子在美國可以賣(mài)2美元一個(gè),保準有人搶著(zhù)要。

父親的方向感,就是給女兒最好的富養

這五年里,我也亦步亦趨緊隨爸爸,學(xué)會(huì )了做飯菜,只是還沒(méi)學(xué)會(huì )做面食。每當我覺(jué)得麻煩瑣碎不想堅持時(shí),我的眼前便會(huì )浮現出身為博士導師的爸爸,說(shuō)下廚房就下廚房,每天張羅著(zhù)改善媽媽的伙食。

在爸爸無(wú)微不至的照料下,媽媽信心大漲,恢復得很好。我呢,堅持在這五年里,每天晚上拉著(zhù)孩子爹一起,認真準備第二天的早餐食材,讓我們家這五年里的早餐總是豐富多樣。我的女兒13歲,如今長(cháng)到1米72了,與五年里每天都吃這樣的早餐多半是有些關(guān)系的。

爸爸讓我知道,人的一生,總得平靜地接受現實(shí),在哪個(gè)山頭唱哪首歌,該挽袖子就挽袖子,不要沮喪,莫糾結,讓親人覺(jué)得和自己在一起,世界便有希望。


免費福利領(lǐng)?。褐荡?月8日女性的節日,少年商學(xué)院推出《智慧父母精品課》之《內心強大女孩教養課》,從精神富養到思維啟蒙,從自信到自律,對應塑造女孩性格與格局的8個(gè)方面,助家長(cháng)充分釋放女兒主動(dòng)支配而不是被動(dòng)接受自己人生的潛能。僅需支付象征性的1分錢(qián),點(diǎn)擊下圖,馬上領(lǐng)取/收聽(tīng):

父親的方向感,就是給女兒最好的富養

 

發(fā)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