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這是youthMBA(ID:youthmba)的第1316次分享,分享英國攝影師朱利安·杰爾曼(Julian Germain)的作品,少年商學(xué)院新媒體部進(jìn)行了編輯整理。

“教室是一個(gè)國家或地區的學(xué)校乃至教育文化的縮略圖?!?/span>

無(wú)論在哪里長(cháng)大,我們中的絕大多數人都把自己成長(cháng)期里的大多數時(shí)光花在了教室,看著(zhù)掛在墻上的畫(huà)和站在前面的老師,隨著(zhù)我們的成長(cháng)而不斷變化。這段經(jīng)歷可能因我們彼此迥異的語(yǔ)言和習俗而不同,但英國的朱利安·杰爾曼的校園回憶卻顯得更加特別:他在成為一名職業(yè)攝影師后,利用課間,給各個(gè)教室里的學(xué)生拍攝集體肖像。

這個(gè)“教室”系列攝影的第一站是在他的家鄉英國,當時(shí)他的女兒剛上學(xué)不久。一次偶然的校園攝影,讓他意識到:為什么學(xué)校本身不能成為一種視覺(jué)藝術(shù)?

“我們在這里花了我們生命中的大部分時(shí)間,但當我們去參觀(guān)藝術(shù)畫(huà)廊或博物館,卻很難找到學(xué)校的影子,”杰爾曼說(shuō),“攝影師在拍攝教室時(shí),習慣把鏡頭對準磚墻或窗簾,卻從不認真研究這個(gè)空間,審視這個(gè)空間,審視在這個(gè)空間里成長(cháng)的孩子。

因此,他抓起相機,開(kāi)始云游四海,鏡頭橫跨巴西、尼日利亞、也門(mén)、俄羅斯、中國臺灣、英國、美國和等國家或地區,提供了扇扇窗口,讓人得以深入觀(guān)察世界各地的學(xué)生面貌。

2004年出發(fā),至今十余年,杰爾曼已訪(fǎng)問(wèn)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我們選取其中的18張與各位朋友分享。不同風(fēng)格的教室里,不同膚色孩子們不同的神情,能夠讓我們看到一幅幅文化圖景。

1、孟加拉國,杰索爾,十年級,英語(yǔ)課。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2、巴西,貝洛奧里藏特,六年級,數學(xué)課。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3、美國,圣路易斯,中學(xué)四年級和五年級,地理課。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4、尼日利亞,卡諾,Ooron Dutse,高級伊斯蘭中學(xué)二年級,社會(huì )科學(xué)。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5、中國臺灣,瑞芳鎮,幼稚園,藝術(shù)課。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6、俄羅斯,圣彼得堡,小學(xué)二年級,俄語(yǔ)課。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杰爾曼在其作品集寫(xiě)道:“我從不跟學(xué)生說(shuō)他們該如何看著(zhù)鏡頭,但我會(huì )確保他們都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在照片中的位置。為了使前后的孩子都能被拍到,曝光時(shí)間往往要調至0.25秒或0.5秒,這樣就要求所有的孩子在快門(mén)聲響后還保持一定的耐心?!?/span>

“我等他們做準備,他們也等著(zhù)我。這個(gè)過(guò)程本身就能形成一種氛圍,有時(shí)甚至很緊張,卻讓當下的每一個(gè)瞬間都顯得異常重要?!?/span>

7、日本東京,五年級,古典日語(yǔ)。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8、古巴,哈瓦那,小學(xué)二年級,數學(xué)課。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9、尼日利亞,拉各斯。七年級/初中一年級,數學(xué)課。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10、英格蘭,華盛頓,七年級(第一天),學(xué)校注冊。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11、荷蘭,喬文納爾蒙德,小學(xué)(primary year)五、六、七、八年級,歷史課。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12、卡塔爾,八年級,英語(yǔ)課。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13、巴林島,薩爾,十一年級,伊斯蘭語(yǔ)。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14、秘魯,庫斯科,小學(xué)三年級,數學(xué)課。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15、荷蘭,鹿特丹,中學(xué)三年級,汽車(chē)機械課。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16、古巴,哈瓦那,皮拉亞,電影《Can Gamba》(關(guān)于古巴參與安哥拉革命)的全國放映,九年級。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17、也門(mén),瑪納卡哈,小學(xué)二年級,科學(xué)復習課。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18、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小學(xué)四年級,自然科學(xué)。

他花20年拍攝了超過(guò)20個(gè)國家和地區的450多所學(xué)校

如果你留心,你會(huì )發(fā)現,這些照片里找不到一個(gè)老師,“如果老師都在,學(xué)生們就會(huì )被主宰,”杰爾曼說(shuō),我把老師排除在外,這給圖像騰出了一個(gè)更加民主的空間,它只屬于孩子們。

杰爾曼稱(chēng),他的每一次拍攝都盡可能地將那個(gè)班級的所有學(xué)生集中起來(lái),以“賦予他們足夠的話(huà)語(yǔ)權”。他習慣從孩子們的視線(xiàn)水平進(jìn)行拍攝,孩子們的注視常常讓他感到有壓力。

“全世界的孩子都居住在已建成的成年人的系統里,包括教育系統,學(xué)校就是一種集中體現,他們身上穿的衣服、使用的課本、鉛筆、黑板、書(shū)桌,”杰爾曼這么解釋自己的作品,“不只是各個(gè)地方的文化,有的時(shí)候,我們也需要審視一下那些生活在文化里的孩子們?!?/span>

 

發(fā)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