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死背古詩(shī)毀了孩子的詩(shī)意

別讓死背古詩(shī)毀了孩子的詩(shī)意

這是少年商學(xué)院(ID:youthmba)第982次分享,作者是美國波士頓Suffolk University歷史系助理教授薛涌,我們已獲其授權。

?

學(xué)院君說(shuō)

我們曾就“要不要讓孩子背古詩(shī)”發(fā)起一次討論(點(diǎn)擊查看《別再為要不要讓孩子背唐詩(shī)而糾結》),本文作者堅定地持反對意見(jiàn),并從一個(gè)看到任何景色都能從腦子里搜出對應詩(shī)歌進(jìn)行朗誦的聰明女孩講起,細數死背古詩(shī)可能給孩子感受生活造成的障礙。觀(guān)點(diǎn)獨到,值得深思。

那是2004年的夏天。我們全家從紐黑文移居波士頓。我搭乘搬家公司的大卡車(chē),五歲的女兒則和媽媽一起乘火車(chē)和我到新居會(huì )合。大家安然到達后,妻子興沖沖地告訴我在列車(chē)上發(fā)生的事情。

當時(shí)列車(chē)正駛過(guò)海邊一片廣闊的平野,鐵路兩側隨風(fēng)搖曳的樹(shù)在車(chē)窗外飛逝而過(guò),仿佛是一行綠色的舞女。女兒驚喜地用小手指著(zhù)窗外叫起來(lái):“媽咪,那真是美麗,就像電影一樣。那是一種破碎般的美麗!”(Mammy, they are so beautiful, just like movie. And it is a broken kind of beauty.)當時(shí)周?chē)夭幌嘧R的旅客聽(tīng)到她的話(huà),一臉吃驚的表情。有的還轉過(guò)身來(lái),贊許地把她好好打量。

應該說(shuō),她的語(yǔ)言非常簡(jiǎn)單,而且不太規則。但是,“破碎般的美麗”一句,實(shí)在是點(diǎn)睛般描繪了透過(guò)飛馳的車(chē)窗奔涌進(jìn)來(lái)的景色。她的語(yǔ)言是和這景色直接撞擊而產(chǎn)生的,其本身的幼稚和不規則也正好反映了她詩(shī)一般的原創(chuàng )。乃至妻子在對我這位不在場(chǎng)的父親復述時(shí),也讓我身臨其境、刻骨銘心。

這一幕,體現了我們的教育哲學(xué):讓孩子的心靈自然綻開(kāi)。任何家長(cháng)的雕琢,都可能是對這真率的童心的摧殘。

“教育媽媽”最擅長(cháng)給孩子做模子

什么是家長(cháng)的雕琢呢?我不妨假設性地描述一個(gè)大家絕不感到陌生的景象:

一個(gè)“教育媽媽”帶著(zhù)寶貝女兒乘坐同樣了列車(chē),列車(chē)穿過(guò)同樣的平野。這位“教育媽媽”絲毫不忘自己的本職,手指窗外叫著(zhù)女兒:“寶寶快看,外面多漂亮呀。你還記得咱們剛剛學(xué)的詩(shī)嗎?”聰明的女兒馬上朗聲背出:

“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span>

“啊,寶寶真聰明!”媽媽驕傲地鼓起掌來(lái)….

應該說(shuō),那位母親很有修養,很聰明,循循善誘,希望通過(guò)窗外的景色幫助孩子理解經(jīng)典。但是在我看來(lái),她這種教育方法本身卻不自覺(jué)地扼殺了孩子天生的潛能。孩子除了背誦了一段一千多年來(lái)世世代代都在背誦的古詩(shī)外,沒(méi)有顯示出任何創(chuàng )造力。相反,大人無(wú)意中用古詩(shī)捆住了她想象的翅膀。孩子不是觸景生情、自由思想,而是按照大人鑲嵌于其心中的框架來(lái)感受。

如果大家都這樣培養孩子,孩子長(cháng)大后也就千篇一律,難以特立獨行。有時(shí)看中國的孩子表演節目,他們似乎很懂得大人眼中的“可愛(ài)”是怎么回事,而且非常熟練、本能地按照大人的期望來(lái)表現出“可愛(ài)”的樣子,似乎是把自己的性格按照大人設計好的模子填進(jìn)去的。那一張張稚嫩的臉上,經(jīng)常露出一絲早熟甚至世故。童心反而喪失了。

別讓死背古詩(shī)毀了孩子的詩(shī)意

每個(gè)孩子都有一個(gè)“內在老師”

 

我一直堅持,讓孩子背古詩(shī)是一種非常糟糕的教育方法。請不要誤會(huì )。我并不是說(shuō)背古詩(shī)的孩子都不行。相反,很多這樣的孩子長(cháng)大后可能在各方面都優(yōu)于他人,畢竟能背許多古詩(shī)的孩子,一般和大人的互動(dòng)比較多,從父母乃至親友那里得到的關(guān)注也比較多,心理自信,學(xué)什么也就都會(huì )比較快。但是,如果家長(cháng)愿意花大時(shí)間、大精力陪孩子,如果孩子有別的選擇,他們會(huì )更寧愿和父母一起作游戲、談天說(shuō)地、甚至作家務(wù)事。這些活動(dòng),可能都是比背古詩(shī)更好的教育手段。

 

蒙特梭利在兒童教育上的信譽(yù)恐怕是很難有人與之匹敵的。這位意大利女醫生曾有一段經(jīng)典論述:“教育并不是通過(guò)聆聽(tīng)詞語(yǔ)而獲得,而是孩子通過(guò)對環(huán)境的反應而形成的經(jīng)驗。這樣所造就的不是一個(gè)學(xué)校,也不是一套教育方法,而是人本身,一個(gè)通過(guò)他的自由發(fā)展來(lái)顯示其本色的人,一個(gè)有著(zhù)顯而易見(jiàn)的偉大品格的人?!?/span>

 

我本節開(kāi)篇時(shí)的兩個(gè)場(chǎng)景對比也正要說(shuō)明這個(gè)問(wèn)題:孩子本身就是一首詩(shī),女兒是在沒(méi)有任何大人的指導和暗示的情況下對環(huán)境作出的自然反應,“破碎的美麗”實(shí)際上就是她創(chuàng )造的一行詩(shī)句,只是她沒(méi)有意識到自己是在作詩(shī)而已。

 

接下來(lái)假設的那位“教育媽媽”,則處心積慮地教孩子詩(shī)歌,但孩子除了重復別人外,并作不出詩(shī)來(lái)。孩子心中的“內在的老師”和“教育媽媽”這個(gè)“外在的老師”的高下,一比就能看出來(lái)。還是讓孩子自己教育自己好。

 

家長(cháng)的天職是帶孩子體驗世界

 

那么,當把教育留給孩子自己時(shí),家長(cháng)應該干什么?當然不是無(wú)事可作。其中最大的一件事,就是幫助孩子心中的“內在教師”找工作——把孩子放在各種各樣有益的環(huán)境中,讓其心靈自發(fā)地感應。

 

女兒兩個(gè)月到十四個(gè)月這一階段,我們全家住在日本的橫濱市。家離海岸著(zhù)名的山下公園很近。從一到日本起,我幾乎每天都要帶女兒到公園走一趟。因為海濱到處是海鷗,飛起來(lái)十分壯觀(guān)。我希望這場(chǎng)面對她有所刺激。

 

記得我小時(shí)候和父母去頤和園時(shí),第一眼看到昆明湖時(shí)那番美麗。我真的震驚了,自然也希望女兒能早點(diǎn)有這番經(jīng)驗。只是孩子實(shí)在太小,我經(jīng)常還沒(méi)有走到公園,她就在我胸前的嬰兒掛袋里睡著(zhù)了。我只好在公園里苦苦等著(zhù)她醒來(lái)。而她真看到海鷗時(shí),似乎也不如我期望得那樣興奮。我實(shí)在是搞不懂她小腦袋里的“內在老師”是怎么工作的。

 

和孩子的這番經(jīng)歷使我認識到,比起我,她自己更懂得怎么教育自己,而且她還能教育我。我出行把她掛在胸前時(shí)總是讓她臉朝前,以更好地觀(guān)察外面的世界。一次從一個(gè)購物中心出來(lái),她眼睛一亮,頭仰起來(lái),兩只小手上揚,嘴巴也不禁張開(kāi),仿佛是在驚嘆:“哇!”我馬上順著(zhù)她的眼神看去,面對的正好是廣場(chǎng)上的一座巨大的抽象雕塑。那時(shí)她還不會(huì )說(shuō)話(huà)。這大概是我觀(guān)察到的她第一次對外界有如此激動(dòng)的反應。

 

其實(shí),這一雕塑坐落在我每天上學(xué)必走的路上,但我來(lái)去匆匆、從來(lái)沒(méi)有太注意。女兒的反應,則使我開(kāi)始仔細端詳這尊雕塑,發(fā)現了其藝術(shù)氣概。這一點(diǎn)一滴的小事不斷地告訴我,這幾個(gè)月的嬰兒,確實(shí)比我敏感,心靈更加開(kāi)放。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之一就是把她掛在胸前、臉朝前,在各種自然風(fēng)景、城市廣場(chǎng)和雕塑間走來(lái)走去。她心中自有“內在教師”給她講解,比我高明多了。

 

女兒長(cháng)到三四歲以后,和成人建立了基本的溝通能力,我們有對她傳授知識的機會(huì )了。但是,我們從來(lái)堅持這樣的原則:萬(wàn)事讓孩子自己先有經(jīng)驗,再自己找到結論,我們絕對不事先給她一個(gè)框框。做家長(cháng)的,必須保持在孩子面前的謙卑以及對童年的崇拜。

 

如果我們相信孩子是花朵的話(huà),就讓她自然綻開(kāi),也不要想當然地預期花開(kāi)了后是個(gè)什么形狀和顏色。用手去把花瓣掰開(kāi),即使一時(shí)能領(lǐng)略盛開(kāi)的景象,那花也很快會(huì )枯萎。還是回到開(kāi)篇:孩子要是太早就被傳授了“白日依山盡”、腦子被成人的知識框住,可能就喪失了自己的感知能力、說(shuō)不出“美麗的破碎”來(lái)。

 

發(fā)表評論